您现在的位置:春华广告 >> 魅力时尚 >> 文章浏览

萧邦,不仅仅是珠宝

成功的跨界者

      过去,爱马仕(Hermès)、古奇(Gucci)、宝格丽(Bulgari)等等品牌都有过类似的尝试,人们发现就算是一线的奢侈品牌,也不一定就能被广泛认同是成功的腕表品牌。当然,也有很成功的例子,比如万宝龙(Montblanc),它本是一个高级文具品牌,后来收购了一家老牌钟表生产商,开始研发自己的机芯,然后通过进取的营销战略,最终成就了今天在腕表界的地位。


      这也让我们不期然地想到另外一个家族品牌——萧邦(Chopard)。大约150年前,品牌创始人路易.尤利斯.萧邦开始在瑞士汝拉山松维裹埃小乡村里专事于生产怀表和精密时计。可是,到了上世纪60年代,萧邦家族的后代并不想承继续这个生意,于是就把公司卖了给德国的舍费尔( Scheufele )家族。自此,萧邦表便在这个家族中传承。舍费尔家族一直以来都擅长设计和制造高级珠宝。事实上,我们会说,今天的萧邦,让我们马上联想到的是“珠宝”、“女人味”、“典雅”,其后才是高级腕表。我说这是误解。

“快乐钻石”(Happy Diamonds) 一鸣惊人

      我不得不承认,舍费尔家族在产品设计上所表现的出众创造力,以及在珠宝领域一贯的非凡造诣,使萧邦表的内涵和特质得到了很好的延续,不断地焕发新的光彩和活力。不过,谈到萧邦的腕表,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 1967年的招牌设计“快乐钻石”(Happy Diamonds)系列。当表盘上的雪花状、心形等不同造型的昂贵钻石,如顽童般在手表镜面里互相追逐、嬉笑玩耍时,不禁让人的心情也跟着轻松快乐起来。

      这样别出心裁的设计,不仅打开了珠宝手表设计的另一扇窗,改变了宝石仅能静态镶于表面的呈现方式,也让人们在赏玩珠宝表时多了几分趣味,为萧邦赢得了1976年德国巴登巴登金玫瑰奖。这是代表着至高荣耀的一个腕表奖项,也意味着萧邦从此成功跻身于高级珠宝腕表品牌的行列。

萧邦的招牌设计“快乐钻石”(Happy Diamonds)系列

      关于快乐钻石的来历,还有一则有趣的传说:

      设计师Ronald Kurowski有一天漫步于德国黑森林时,顺着道路来到瀑布前,看着成千上万的小水滴在湍急河水激荡中喷出,让他突发奇想,“如果钻石不再是固定地镶在座子里,而是可以像生命般自由快乐地转动,那该多好!”结果,他真的做到了。 经过仔细的琢磨,他在手表与钻石间放上一层蓝宝石水晶镜面,然后再把钻石以18K金包起来。就这样,一颗颗钻石果真开始自由自在地在手表里滑动,既不妨碍看时间的功能,还增添了乐趣。

L.U.C续写传奇

      1996年萧邦采用了自己研发的机芯,创**了L.U.C 1860。1997年,配备1.96机芯的首款L.U.C 1860被瑞士专业腕表杂志Montres Passion / Uhrenwelt评选为“全年腕表之最”。之后,在2000年3月,萧邦又顺势推出了采用1.98机芯的“L.U.C Quattro”。这种机芯在市场上可谓是绝对的创新,因为它运用了四发条盒(2x2互叠式),使得该腕表可以达到9天的能量储备。拥有2项专利发明,加上日内瓦印记,保证了这款手表无法复**的品质。机芯的设计让腕表可以走得更为精准,也为它赢得了瑞士官方精密时针测试院所颁发的****(COSC)。之后的L.U.C Tonneau后盖系列,更成为世界上唯一拥有微型齿轮的自动机芯手表。

L.U.C Tonneau后盖系列

      其后,萧邦又推出以L.U.C为名的男士腕表系列,让品牌更上一层楼。L.U.C其实是品牌创始人Louis Ulysse Chopard姓名的简写。它采用了自然生产的机芯,配备精密时计,以简单的设计,达到返璞归真的效果,受到广大男性表迷的喜爱。

             

L.U.C Quattro                                                  L.U.C XPS

      今年在巴塞尔表展上所展出的L.U.C XPS和L.U.C Tourbillon Tech Steel Wings,都是我特别喜欢的设计。
      前者非常的简约,透明表底和6时位置上的小秒针是它的特色,搭载L.U.C 12.96自动上链机芯,双发条盒提供65小时的动力储存,COSC认证。后者名字上的Steel Wings,源于陀飞轮夹板桥的飞翼造型,设计非常的阳刚。

L.U.C Steel Wings

      萧邦用一款款杰作证明自己不仅是一个珠宝品牌,也是堂堂正正的高级腕表品牌。如果我们能更深地认识萧邦表,看到它动感与简约兼具的风格以及精锐的技术内涵,我想他们一定不会再提到“女人味”,而会像我一样认同萧邦是实至名归的“男人”表!

 

 

(本文作者:陈亮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