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春华广告 >> 常德美女 >> 文章浏览

常德飞出的百灵鸟----陈思思

胡诗词   徐叶子
我总是在文艺晚会上看到陈思思,一身戎装,英姿勃发。生活中她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在探索民歌的艺术道路上她有着怎样的追求?最近,我读到了百花文艺出版社推出的美文集《思路花语》,思思的心路历程仿佛就在眼前。

     见到军旅歌手陈思思时,是在北京城里一家湖南籍人士开办的书吧里,她对这里很熟络,离家十多年的年轻女孩依旧乡音难改。说起故乡常德,她的眼神流露出无限的眷恋之情,陈思思很健谈,性格开朗阳光,“我们家是书香门第,爸爸是学医的,好静,所以给我起名叫陈思,妈妈是跳舞蹈的,总觉着一个女孩起这个名字太沉闷,自作主张又添了一个思。”陈思思说,名字是父母给自己的最好礼物,只身在外打拼多年遇到多大的难题,都不感觉沉重,都能用一种轻松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去化解。

     美文集:送给读者的温馨读本
     陈思思年纪不大,但人生阅历比较丰富,还在湖南师范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唱片,毕业后,她去了深圳,成为国内第一位民歌签约歌手。1999年,陈思思来到北京,穿上威武的军装,走入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团,先后师从我国著名声乐教授金铁霖和李双江,并由此找到了自己艺术上的新起点。“从南走到北,后来又成为军人,这其中跳跃性很大,对我的影响也很大,现在回头看,这是人生难得的成长财富。于是很想写些文字让大家多方面了解我,看到一个立体的我。”陈思思小的时候就有自己的文学梦,只是后来从事了文艺,写东西就成了个人爱好,但是无论演出任务多么繁忙,她每天都会给自己一些时间,将一些对生活的细小感想记录下来,清澈的文字伴着心灵还有歌声,让美丽始终眷顾着她。
陈思思是民歌手中第一个出书的。“忘年交”乔羽老爷子亲自为这本书写了序言,他夸奖这位灵气十足的小朋友:作品读来很轻松,很快乐,很惬意,犹如思思和人交往的风格,会让人觉得只要有心,生活处处有风景。陈思思说,对个人来讲,很喜欢这本书,很满意,公众看后是怎样的评价,那还要大家说了算,“这本书,不是我的艺术作品,不是商业卖点,只是我对生活的小小感悟,是一次和大家交流的新的尝试,是我写作上只敢迈出的一小步,我不会做作,不会作秀,如果读者能从中开心,并且得到好的启发,我就很知足了。”

     新民歌:一首好歌可遇不可求
     和陈思思聊天中,感觉新鲜的事物都能吸引她,在独特的领域做独特的事,是陈思思追求的做事风格,不仅包括出书,成立自己的工作室、设立新民歌研究所,也让她成为在古典和时尚结合的边缘自由行走的音乐女孩。“过去提到民歌都是有固定的受众群体,民歌的传唱并不广泛,流行音乐更让民歌的发展后撤,我们的努力就是要改变它,让民歌不过时,而且很好地传承下去。”
     在探索新民歌的艺术道路上,陈思思和许多流行音乐圈里的大腕成了好朋友,这其中有韩红,有台湾资深音乐人李宗盛。每次和李宗盛见面的时候,他都称陈思思是艺术家,李宗盛很难想透,这样一个娇小的女孩子,演唱时却能发出那么高的音。“我请他为我写歌,他工作很忙还是很认真地接受了,当时他人在美国,为了能赶上彩排,从美国到日本再转机到香港,最后赶到北京,他对工作的态度不是敬业而是拼命了。”陈思思说很期盼和李宗盛在艺术上的合作,但是要找到一首原创的民族与流行相融合的歌曲,这方面的创作还在探讨中。
     作为一名青年歌唱家,陈思思说选歌是非常重要的,但现在找一首好歌很难,“组织创作者采风,各种形式的比赛,走出去请进来等等形式,可能会令乐坛更活跃,但从我个人的感受来说,找一首深入人心的好歌很难,真是可遇不可求的。”因为这个原因,激发了陈思思尝试创作歌曲的想法。“花艳艳,语盈盈,润物细无声……”一首自己创作的《踏春》反响不俗。“没事的时候,自己总爱瞎哼哼,有时被朋友们听到了都说很好听,还会问我这是谁的歌……总爱半夜发神经,有了想法,会突然爬起来,把脑子里闪现的东西记下来。”绿军营:难忘为一名战士演唱
     每当下部队演出,陈思思心情都是最愉快的,不需要修饰自己,担心自己的形象好不好看,战友们看到你就是最大的欢喜,会以最热情的方式欢迎你,他们的单纯让你彻底忘掉自己是个艺术家,只有一个心思,为他们歌唱。“我们下部队,有时要去山洞中看望战友们。山洞里,他们浑身上下黑乎乎的,只有眼睛是亮的,和他们在一起,什么明星大腕全抛在脑后,你就是他们的兄弟姐妹。我还曾经对着一个小战士演唱,当时他是我唯一的观众,这样的感觉不是站在艺术殿堂中能够体会的,可以说,下部队是对演员精神境界的丰富。”
     刚到部队时,陈思思没有想过穿军装有什么特殊的。一次,一个小战士在陈思思下部队演出时塞给她一封信,说很少看到陈思思穿军装演出,所以自己画了一幅画,是想象中陈思思穿军装的模样。这封信让陈思思明白了军装在军人心目中的分量。从此,军装成了陈思思最喜欢的演出服。“军装上的袖章领花绶带,都是要在演出前安装上去,每一次上台前,我都会仔细检查几遍才会放心,特别是手一摸到绶带,心就特别踏实,感觉自己就像一名打了胜仗的将军在优美的旋律中凯旋而归。”
     如今,陈思思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军人,更加明了军装的语言不仅仅是让人感到漂亮那么简单,“穿军装,首先要有军人的气质,军人的胆识,才会穿出军人的感觉。”生活秀:我为衣狂的时尚女孩
生活中的陈思思和一般的年轻女孩子一样,喜欢逛街买漂亮的衣裳。用她的话讲,看衣服、买衣服几乎是所有女人的爱好。“演出任务繁忙,平时专门上街买时装的时间不多,因此,每到一地,趁着空隙只要从大街上走过,就忍不住往时装店里瞧。买别的东西我往往等需要了才买,独独对衣服百看不厌。”买回来的衣服大多被束之高阁,每天早上出门,望着柜子里满满的衣服,还是觉得没什么服装可以挑选,如此反复,陈思思最后还是听从了妈妈的意见,给自己规定了一条原则:不要看见喜欢的衣服就猴急似的买下来。
     2008年,对于陈思思来说,是一个梦想之年,站在中国最高的艺术殿堂——中国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在百年奥运圆梦的祝福声中,成功举办了“放歌奥运,陈思思爱心演唱会”,实现了自己的艺术梦想。眼下,陈思思正在为自己7月在宝岛台湾举办的独唱音乐会做最后冲刺。“或许是在下半年,我会接拍我的第一部电影,剧本我看过,非常好,而且导演给了我很多鼓励,这让我鼓足勇气打算在这一全新领域进行尝试。”
     有人说陈思思的路走得很顺,她是一个幸运的女孩。其实,陈思思自己知道,如果说自己幸运,更多的是来自对生命的无比热爱,和那些被很多人遗忘或者忽略的美好的心灵感触。“为了让妈妈开心,为了我自己的信仰和追求,我还要沿着这条幸运之路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