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春华广告 >> 魅力人文 >> 文章浏览

湘西的狂想与身体欲望

     米米七月,原名黄菲   1986年生于湖南湘西,土家族姑娘。2008年毕业于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高级研讨班。已出版长篇小说《他们叫我小妖精》、《小手河》。
     米米七月出众的才华,被格非、虹影、王跃文、慕容雪村、孔庆东、白烨、张颐武等众多知名作家和评论家所认可,公认其为张爱玲之后最具才情的中国女作家。
她用天才的笔法和深刻的悲悯情怀,讲述了小城少女的真实生活状态和内心世界。


米米七月
湘西的狂想与身体欲望
——简评米米七月
南子

一向是,男人传道,女人传情。
     女人在感知和迎接这个世界的时候,大抵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癖性。比如我,天生就容易被那些有缺陷的人吸引。
     可是,米米七月有缺陷吗?
还是吴虹飞对她总结的好,说米米七月不属于才情四溢那一类,却是血拼的个人主义。
     如是。我更觉得,她在当下的写作者中是一个异数。
     2008年在鲁迅文学院,我有幸成为她的同窗。我承认,我的生活中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女孩子,文字,还有举止作派,算是很有看头吧。无论如何,她都是我经验之外的女性,并一直被她所吸引。
     她生活在湿漉漉的南方小城张家界。矫饰的民俗和旅游资源让这里成为远近闻名的富庶之地——天知道当地人为什么都这么有钱,还人人眈于享乐。
     所幸她偏偏就美得旷古铄今,是闪闪烁烁发着亮光的那种。
     她也就20多岁吧,像所有一无用场的女孩一样,在这个年龄里,把自己当花养,漫无目的地四处绽放。可是,她不端庄不小资,不趣味不情调主义。相反,她是街头巷尾的,打情骂俏的,是红衣配绿裤的享乐主义者——在这低俗的,活色生香的热烈人间,置身其中,天真放浪以至于无耻。
她似乎一天不在恋爱。
     对于这一点,她也是永远不忘引用杜拉斯的:“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还有:“如果我不当作家,就是个**女。”
     恋爱中,哪一个死心踏地的女孩子会挑剔自己的恋人呢?由此,她的爱非常包容,非常护短,就像是一件漏洞百出的宽大衣服,他胖也好,瘦也好,都包得住他。
而人是爱犯贱的,女人尤其是。爱昏了头的女孩子哪里会知什么善与恶?是与非?她可以把黑的看成白的,把死亡当成盛典。
     以至于到了最后,成吨的爱情抛弃她,被怠慢的总是她。
     可是,当男人消费着女人的青春,谁没被怠慢过呢?
     怪就怪她多情,藏不住锋芒,对不守信的命运缺少敬畏,对明抢暗箭无从抵挡。
     她的小说里似乎总有着挑衅的宿命。
     如果****关系以****为标志的话,男人拥有整个世界和历史,而女人,则只有身体。被爱者金枝玉叶,不被爱者枯枝败叶——这就是当下的人情和世故,直抵女性尖锐的生存——有如繁杂命运后面阔大的阴影,我们无法说出它的偏执,还有阴凉。
     因此,她挑衅着刻薄着来自于男人与女人****之间的那个界线。哪怕相思成灾,也要恶狠狠的,带着一股野生动物般的蛮力,去撕掉男女之间那层温情的面纱——因为****的不可靠,也就是男人的不可靠。
——可是她从不写女性身体的忏悔,哪怕觉出****的虚假和灵魂遭到唾弃后的虚无。
     她也不写高尚,高尚的东西不尊重她,她宁可不高尚。
     其实,她向生活索要的也不多啊,无非是“上等才华,中等姿色,中等生活,下等****。”
     好在,她对生活不计前嫌,与它一笑泯了恩仇。
     有人预言,说她迟早会变的,会变得比谁都难以捉摸难以伺候。以后她能否重新获得对人的信任,能否自我发现,自我成全,换句话说,她在写作道路及个人去向上将更加诡橘莫测。
也许,境由心生——强大自我+心有大爱是囫囵活下去的唯一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