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春华广告 >> 魅力美文 >> 文章浏览

城市深处的渔樵村

城市深处的渔樵村

李秋林

 

久雨初晴,欢天喜地去柳叶湖游玩。

很不巧,雾锁湖面,萦绕不开,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船家不时地抬头看天,颇有点无奈,开了船,心不在焉地摇桨。船儿悠悠,像一片被丢弃在水上的落叶,无所适从,从流飘荡,任意东西。我主宰不了自己,一如船儿主宰不了自己,只好听天由命随心所欲地跟着船儿一起随波逐流起伏跌宕。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人生似乎难得有这样的自由、阔大与从容。其间经过了怎样的山重水复,怎样的柳暗花明,我是不得而知的,也不想去知道。终于云开雾散,豁然开朗,我蓦地发现,身处的是一个三面环水、一面靠山的陌生环境。好一个如梦如幻的世外桃源!空气是如此清新而透明,幽微而静谧,隐约有鸡犬之声传来。

弃舟登岸,迎面是一块顶天立地的巨石,上书“渔樵村”三个猩红的大字,有几份粗犷与潦草。我突然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是一个冒然的闯入者呢?

胡大姐,你是我的妻咯荷荷,刘海哥,你是我的夫哇……”多么熟悉的唱词,多么熟悉的旋律,是地道的花鼓戏《刘海砍樵》。从码头下去,是一片开阔的场地,戏台上一男一女正在投入地唱戏,但看戏的人并不多。有人告诉我,刘海哥就是村里的人哩。说**攀焙颍謇镒∽帕鹾D缸恿D盖滓蛩寄钔龇颍尴沽搜劬ΑA鹾7浅G诶托⑺常焯焐仙娇巢瘢钛夏浮T谒巢竦拇蟾呱健⑿「呱揭淮∽乓恢欢嗄晷蘖兜暮昃苫砣诵巍:昃浅>磁辶鹾5奈耍怂挤仓模∶阌ⅲ匆庖薷?墒牵藓杭ψ枘樱舸蛟а欤恍囊鹕⑺恰A鹾D闷鹂巢竦氖ザ肥藓海钪赵诟飞窈秃阌⒅诮忝玫陌镏拢虬芰怂恰4哟耍鹾:秃阌⒔嵛蚱蓿拍懈男腋I睢

事实上,刘海砍樵的传说在北宋已经成型,至清代中叶逐步形成今天流行的版本。中国历来是不乏爱情传说的,但多以悲剧结尾,而刘海砍樵的故事却是皆大欢喜,多了一些浪漫与美满的色彩。凡人也好,神仙也罢,人们期待的绝不是一份普通的爱情,而是一份超凡脱俗的爱情。也许正因为这样,这个故事才在民间大受欢迎,也流传更广。刘海不再是凡人,而是一个神了。为此,人们专门修了一座刘海庙,把他当神供奉。不过,传说中的刘海庙早已损毁,甚至连一块瓦砾都难以找到。而新修的刘海庙又太年轻,不谙世事,总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有人在敲打庙前悬挂的钟,钟声好似从遥远的时空里缓缓传来,把许多早已遗忘的生活细节和往事一古脑儿带至眼前。那声音沧桑厚重,低沉忧郁,在轻轻地撞击着我的耳膜,铛、铛、铛……我看到了,那口丝瓜井还在,只是四周杂草丛生,石板风化剥落,残缺破损,怕是有些年月了。如多年前清凉的井水,深陷其中,静如处子,沉默不语,幽深幽深的,但到底又深几许呢?

 此时此刻,我倒是有些佩服今人的仿古技术的。渔樵村虽是完全恢复重建的,但到处走走,仍能感到旧时的流风余韵。集市、祠堂、作坊、茶馆、廊桥,都是从前的样子。任意一个铺面,看上去是那么平实含蓄、其貌不扬。可一旦走进去,才发觉里面别有天地。厅堂布置得古雅疏朗,玲珑别致,别有一番妙境。堂屋前方摆着一张旧木桌,两边是太师椅,放着些青瓷茶壶,或是几本泛黄的线装书。再往里走,是一个小小的院落,很有几份曲径通幽的感觉。许多要长途跋涉寻找的名花,比如碧绿如玉的石莲,红蕊倒垂的牡丹,婆娑起舞的月季,如鹤戏水的吊兰,清新脱俗的荷花……在这里一举步、一抬头,似乎便可一览无余。旧雕花木窗外面,是一线灰蓝灰蓝的天,看得见乡间小路上,时不时有袅袅婷婷浣洗归来的少女。清一色的紧身衣,刚好遮过肚脐,下身是曳地的长裙,头发很规矩地盘着,斜插着一些鲜艳的山花,很清纯很天真。她们本来就生得美,加上腰肢一扭一摆的,脸上有着浅浅的笑。看着看着,忽而就有了别样的韵味。

我走过石桥。与小河平行的,是一条窄窄的石板小巷。幽深的小巷两边镶嵌着一片狭窄的田野,竖着些斑驳的栅板,并不严实,能依稀看到绿油油的庄稼,以及欢蹦乱跳的小鸡小狗。偶尔路过几家商铺,里面多是些农家日常所用的东西,油盐茶米,锅碗瓢盆,雨伞棉纱,斧头镰刀。生意总是很清淡的,生活也总是很清淡的。村子里多的是酒馆,搭建在水上,很简陋的那种。随便选择一家,我进去坐了,饭菜里总会有一份质朴的乡土气息。店家多是粗布衣,布口袋,讲外地人难懂的方言。拿了菜单,点了一份野笋炒腊肉,一份鲫鱼汤,一份油炸花生米,再要了一壶擂茶。我让店家退下,对着水中的影子,自斟自饮。心里愈加空旷起来,有一份忧伤,也有一份清醒。

如果将眼光投远一些,便见一只只两头尖尖的渔船,在湖上出没着,忙碌着。皆有渔夫立于船头,或老或少,头顶竹笠,脚踏蔓鞋,身披麻衣。一声长啸之后,将网使劲地撒向空中,激起一片银白的水花。有风习习而来,吹皱了一池春水,惊醒了在近处浮游的几只野鸭、鹭鸶、天鹅等。它们间或动了一下,倏地钻入水中,又出现在另一处水面上……

从渔樵村出来,几条小船早已等在那里。上了船,刚坐稳,岸上的人轻轻一推,船就在欸乃声里徐徐而去。回头望去,青山隐隐水迢迢,如一道门慢慢地合上。也许,石桥、旧宅、老街、幽巷串成的场景,只是一个梦,一个渐行渐远的梦。在静默的瞬间,无限的光阴已从指缝间流逝。我的身后,是一片浩荡的时光之水,将来去的痕迹都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