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春华广告 >> 魅力旅行 >> 文章浏览

瑞士,圣洁之旅

在欧洲旅行,看历史文化去意大利,看浪漫艺术去法国,看自然风光去瑞士,这是许多去过欧洲的人的体会。今年6月,我踏上神往已久的瑞士,其圣洁旎逦的风光让我满载而归。
瑞士,一个国土面积只比两个常德大一点的欧洲内陆小国,却赢得了“小国寡民,富甲天下”的美誉,4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上,雄伟壮丽的阿尔卑斯山脉、星罗棋布的宁静优美的湖泊,俨然是一处“世外桃源”。
瑞士之美,一半在山,一半在湖。山之美美在雄壮美在雪景美在错落的原始森林美在高山草地,湖之美美在平和美在婉约美在湛蓝美在天鹅。而无论是白雪还是白天鹅,都在我心中涌起圣洁崇高的情感。

雪域瑞士

从意大利北部进入瑞士南部,远远的就眺望到了白盔白甲的阿尔卑斯雪峰了,车跑轮飞,雪山如一条银龙一直在你的视线里游移,如影随形,不离左右。
阿尔卑斯山不仅是欧洲最重要的山脉,更是瑞士的脊梁与灵魂,有人说,“没有阿尔卑斯山就没有瑞士”真是一言中的。它不仅构成了瑞士基本自然景观,形成了基本地形,而且对瑞士的历史、经济、文化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欧洲许多条著名的大河如名闻遐迩的莱茵河便源出于此。阿尔卑斯山的圣洁、雄峻、高旷,令人心驰不已。
翻过意大利与瑞士交界处的一座大山,钻过一个隧道,眼前豁然开朗的提契诺州的风光令我们十分称奇。一个幽蓝幽蓝的湖泊象被丢在高高的公路下面,波光鳞鳞,黄色、粉色、蓝色、红色等各种色彩的房屋依山而建,傍水而立,如同不规则的五彩积木,撒落在青山绿水之间。过了国境不久,即从雪山逶迤而下,来到了卢加诺小人国,这个以“一个小时游遍瑞士”作为号召的小人国,有着120个以上瑞士国内知名的景点浓缩在公园内。
我们由南向北在阿尔卑斯山的腹地穿行,漫步卢加诺湖区,不仅可以眺望阿尔卑斯少女峰、皮拉雪斯山终年积雪的英姿,也随处可见碧澄如镜的湖泊、翠绿的错落有致的森林、险峻的陡峭的山崖、银光如练的瀑布。一路蓝天如帽,深邃辽阔;白云盛开,千姿百态。我们如游走在明信片的风景画里一般。看那雪山,顿生“远近高低各不同,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慨,那雪山,有时云遮雾罩,忽隐忽现,如潜龙在田;有时横空出世,吞云吐雾,如腾龙在天;一种圣洁与崇高感油然而生。
雪山下面,原始森林覆盖;森林下面,绿草如茵;绿草上面,牛羊成群结队;各式各样、丰姿多彩的农家小屋,古朴、宁静,营造一种中世纪的油画情调,美不胜收。
在布洛镇,黄昏观雪峰,雪峰苍茫,奔驰的步伐在布洛湖突然驻足,留恋于湖光山色不忍离去。雪峰倒映水中,更显冷静凛冽,青幽白芒洞穿万世尘埃。华灯初上,雪峰隐匿无光却形态暗显凛然生威。晨观雪峰,阳光粉红,给雪峰凭添温馨浪漫的情怀。一绺云雾生发开来,成一条白洁的围巾绕在雪山的脖子上,柔情万种。鸥鸟飞过雪峰,留下几道闪电般的痕迹;天鹅在湖里闲情逸致,戏耍雪峰的头盔;早起的狗漫不经心地在湖边遛达,尽享远山雪峰与湖光水影的迷漓美景。那一夜,我搂着雪峰入睡,与雪峰相融相通,第二天离开布洛镇的时候,雪峰从不同的角度给我抛媚眼,用云的手帕表达对我的眷恋之情。
琉森(即卢赛恩)的雪山是站在远处的,里格山和皮拉图斯山,他们冰雪金字塔壮美的身影是立在远处的。有时,他们从高处注视我们这些异乡人的一举一动;有时,他们又用云彩封包自己的羞怯,怕被外乡人窃取其神采奕奕的韵致;他们伟岸的身姿衬托着琉森古城更加的娇小玲珑,他们冰清雪洁的形象让这个被大仲马誉为“世界最美丽的蚌壳中的明珠”更加璀璨夺目。
雪山之旅的高潮还是游览冰川公园、登上铁力士雪山。
从琉森不到一个小时车程,即可来到铁力士冰川公园。一路上,公路如带飘逸在崇山峻岭、雪峰丛林之间,高山草甸牛马羊悠然自得,各式各样的精美别致的屋舍更显出这里的别致宁静。台湾导游说,“我去过世界无数地方,这儿就是世界最美的乡村风光。”
我们触摸着雪峰的头额,投入雪山的怀抱。乘坐世界上第一个可旋转的缆车,直达铁力士山顶。我们深入冰川洞,曲折冥暗、阴森刺骨的体验冰川里的结构与美丽。登上阳光露台,在这里饱览雪山冰川风光,领略壮观的山地全景,指点万里长云。爬上海拔3020米的铁力士山顶,享受无穷冰雪乐趣。在冰天雪地、阳光白云的世界,你的灵魂得到净化,你的境界得到升华。

天鹅瑞士

阿尔卑斯山的雪水造就了瑞士无数的高山湖泊,她们如日月宝镜一般镶嵌在高原、山地之间,清澈可鉴、明净无尘、瓦蓝冷清、风姿绰约、十分迷人。如果说美丽的湖泊是瑞士的明珠光芒四射,那么,优雅高贵的天鹅,则是湖泊的精灵,是人见人爱的美丽公主,夺人心魄。
在卢加诺湖,正午的阳光照在碧绿的湖面,光斑四射、波涛耀银。一只只天鹅怡然自得,从容悠游。白洁的羽毛在阳光逆光的照射中透明、晶莹、神采奕奕,美得令人瞠目结舌。红掌拔清波留下的一脉划痕给人无限的回味。游船周围,天鹅游其前,戏其后,伴其侧,和谐相处,其乐融融。那一棵大树华盖之下,一对情侣忘情的进行接吻表演,而天鹅就在他们旁边熟视无睹,继续着自己的游戏。也许是为了欢迎我这个远方的来客吧,有一只天鹅,就在我眼前表演“天鹅亮翅”的绝技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用岸上的一个铁环作前景衬托,抓住了天鹅在金色阳光中通体如雪、优美展翅的瞬间,我自谓:“瑞士之旅,仅此一张照片,也算不虚此行了!”
在琉森的布洛湖的晨曦中,我沐浴着暖色的阳光,在湖边享受湖光山色,看雪峰的倒影在水中水墨自己的形象。而这时,天鹅就与我心有灵犀如期而至。它们在泊船的码头梳洗羽毛,作欢迎状,然后,兀自消融于波光浩淼之中。我来到湖边,另一只天鹅从远处径自向我游来,按照我的臆想摆出各种姿式,游进我的镜头,游进我的心灵,让我把它与湖光山色定格,与清新自然的早晨定格,与神圣纯洁的精神定格。此时,我们已融为一体,天鹅即我,我即天鹅!
而在琉森湖,天鹅的优雅与浪漫更令人难以忘怀。此湖峰回云绕、怪石嶙峋、浅草柔茵、水天一色,或像一位婀娜多姿、温婉恬静的姑娘,或如那个野性十足、风情万种的女子。湖畔的琉森城,有德国大诗人歌德住过的旅馆、席勒的石刻、歌剧作家瓦格纳的住所、象征自由独立的睡狮、双子座的哥特式大教堂。文艺复兴时期的宫厅、宅邸、劳力士、欧米茄百年老店、长街古道都让这个湖充满艺术的浪漫、历史的淀积。然而,在这里的天鹅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开阔的湖面,天鹅零零星星点缀在碧波之上;岸边的水域,天鹅成双结对地作休闲游;而在罗伊斯河入湖口、在著名的大屋桥下,天鹅成群结队地在这里游乐。两个场景让人刻骨铭心。一个是一个长长的天鹅队列,整齐划一,上百只天鹅排成一行,每一只天鹅之间都是等距离、前后一二百米都成一条直线,像经过专门的仪仗训练过的一样。还有一只天鹅,面对着静坐在湖边凝神注目的金发女郎,伸着优美的头脖,与那个女郎四目相对,久久相望,达到了物我两忘的充分沟通,人与自然的充分和谐,令人动容。
在日内瓦,我没能看到高达140米的大喷泉,却也领略了陈毅描写的美丽景致:“湖光睛最好,轻鸥款款飞。雪峰直似玉山堆,看她素装淡雅让人窥。”那成群结队的天鹅,使日内瓦湖俨然变成了天鹅湖,她们像优美的音符,使日内瓦这座国际都市的旋律更加的动听、悦耳,名扬世界。
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样的瑞士湖泊,它们本来已远离喧嚣,加上天鹅的点缀,更加的妙不可言、圣洁无比。白天鹅、黑天鹅象点睛之笔,使瑞士这一幅壮丽的画卷显得更加空灵、更加气象万千。